I

ndustry news

企业动态

技术宝典 | 猪病控制的工程师思维

Views:249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30日

最近读到著名学者万维纲先生的文章,把科学家与工程师的区别说得非常清楚,对于养猪业的猪病控制同样有极强的指导意义。

他主要说了三个区别,本人试图结合猪病控制的问题做一个具体的引申,供大家参考,相信在当今复杂的猪病大环境下,对大家一定有帮助。

第一,科学家是最值得尊敬的职业,他们致力于寻找事物的规律,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有着重大的意义。人类的许多创造发明都要以科学为依据和基础。但是科学需要转化为技术,才能与实践相结合并发挥作用。这个时候,工程师登场了。工程师是去设计一个东西,他得负责任,他得确保这个东西不但要有用,而且还得安全不出事,还得考虑成本,讲究可行性,不仅能让人们用得上,还要能够量产后让人们用得起才行。

这正好相当于原料药物的功效对比于药物制剂的“六性”——功效性、安全性、稳定性(均一性)、经济性、便利性、合法性。药物制剂需要同时具备上述“六性”,才称得上是好药。科学家负责找到具有某种功效的原料药,而工程师则要负责把制剂做好,把病治好。

例如回盛生物的万特斐灵,不含氯霉素的、使用分子包合技术的氟苯尼考,安全无毒副作用,而且价格合理,水溶而又稳定。

又比如弗来明虽然发现了青霉素,但是1942年的时候为了治疗一个病人需要花费全美国青霉素产量的一半。直到1945年,默沙东实现青霉素的量产,使得青霉素的年产量迅速增长到了6400多亿个单位,这才让所有人用得起。

第二是对知识的态度。科学家面对知识,相当于一个没有利益攸关的旁观者,感觉看懂了、能总结出规律就行。而工程师,则是参与者。他不能仅仅“懂”这个知识,他是要拿来用的。

这正有经验的兽医(工程师)处理猪病问题时的态度。这里特别强调这个“利益攸关”,正是纳西姆·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的名作——《利益攸关》(Skin in the Game)里面特别讲到的。猪场兽医为了自己的绩效与声誉,一定会全盘考虑问题的方方面面,属于利益攸关者。正如塔勒布所说,如果你没有炒股,你对于股市的建议就是很可能是片面的。对于猪场顾问而言,如果你没有投资或参股于猪场,亦即你并没有“利益攸关”,那么你对于猪场的建议就很可能是片面的。如果你为着自己的利益驱使去排他性地推销产品,则更可能是忽悠。猪场需要的是配套的解决方案。

第三是对模型的使用。科学家喜欢简化的模型,能抓住实质就行 —— 爱因斯坦有句名言说“什么东西都要越简单越好,要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为止”。而工程师必须考虑所有的细节,“魔鬼在细节中”是工程师的座右铭。

这正是回盛生物总是提出组合解决方案的依据。对于任何一个疾病,回盛公司所提供的方案,总是囊括了前因后果,环境条件,原发病与继发病的关系,疾病之间的互作以及猪场的管理。比如,“稳蓝增免组合”:即治嗽静150-200PPM+绿益态1公斤/吨+卫免300克/吨,就综合考虑了猪场蓝耳病的病载量,机体体质与应激状态以及机体的免疫力低下的问题。不仅如此,在实际的猪场服务中,还要考虑猪场的生产工艺安排(是否分单元全进全出、能否能够彻底消毒),猪场的硬件设施(净区与脏区划分,各类通道的分离,应急隔离设备的准备等),猪场的防寒保暖设施与通风状况如何等等,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视。这也是我们总是强调的概率相乘原理,一连串事件中的每个节点是相乘关系,一个乘法因子为零,则这个乘法的结果就全部清零。正因为如此,才有魔鬼在细节中的说法。

X
新华星二维码

新华星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