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kill sharing

技术分享

技术宝典|在亚洲的霉菌毒素:持续的监控是关键

Views:42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27日


过去的几年,亚洲的污染程度已经发生了改变。特别是伏马菌素的污染程度正在加剧。这强调了监控霉菌毒素污染的重要性。

这是依据Biomin在2019年1月至3月期间霉菌毒素调查的最新的结果。该公司分析了来自60个国家的4828份成品饲料和原始商品样品,以持续不断的努力去证明霉菌毒素的存在和家畜动物生产暴露的潜在风险。

霉菌毒素:亚洲的关键话题

受霉菌毒素污染的作物和动物饲料已经视作对养殖场动物和人类的一种风险,对饲料和食品工业造成了相当大的经济成本。随着亚洲家畜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在亚洲有效的霉菌毒素策略的必要性正在成为营养学家、兽医、研究者、原料药处理者和所有农业产业链的从业者中的一个关键话题。

根据Biomin的最新数据,与去年相同时期相比较,2019年1月至3月期间玉米赤霉烯酮、呕吐毒素和镰刀菌毒素以及T-2毒素的流行情况在亚洲有所加重。亚洲正面临来自不同类型霉菌毒素的挑战。镰刀菌毒素是最丰富的的(86%,平均1947ppb,最大56332ppb),紧随其后的是呕吐毒素(75%,平均452ppb,最大9432ppb),玉米赤霉烯酮(69%,平均96ppb,最大2744ppb)和黄曲霉素(40%,平均31ppb,最大548ppb)。

谷物和成品饲料中发现了这些霉菌毒素的高度污染。在南亚,霉菌毒素风险被认为是极端的。这个原因主要归结于来自印度的样本,它们中大部分是受到了黄曲霉毒素(88%,平均20ppb)和镰刀菌毒素(86%,平均377ppb)影响。

亚洲霉菌毒素的发展趋势

过去的几年,亚洲的污染程度已经正在发生改变,近些年黄曲霉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的污染程度正在加剧。当比较这些年的数据集时,霉菌毒素威胁占比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另外,霉菌毒素的共污染是一个注意的点,需要我们时常谨记于心。由于霉菌毒素在不同地方出现了变化,这些数据强调了监控霉菌毒素污染的重要性。

韩国连续监控

韩国的最新研究也表明在亚洲国家控制霉菌毒素的重要性,包含了174份牛饲料、160份猪饲料和160份家禽饲料共494份复合型饲料样品中检测到了呕吐毒素污染,这些样品从2009年开始收集,并且从2010年开始每2年采集样品。在95.3%的所有复合型饲料样品检测到了呕吐毒素,这些呕吐毒素的范围在0.4-2420.0µg。分别在97.7%牛饲料、93.1%的猪饲料、95.0%家禽饲料中分析到了呕吐毒素。 

在牛和家禽饲料的样品中,最大的污染程度分别是2420.3µg和1175.2µg。没有样品超过欧盟委员会的水平(除了牛和猪,其他饲料是5000µg)。然而在猪饲料中,2009年(1566.0µg)和2010年(1128.8µg)2种复合型妊娠母猪饲料超过欧盟指导标准(针对猪饲料900µg)。好消息是韩国的复合型饲料和饲料原料中呕吐毒素的平均污染程度有了显著不同,伴随着时间推移有了显著的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多年来对饲料中镰刀菌毒素连续的监控,以及自从2015年来对镰刀菌毒素指导标准的设计。(本文完)

译自《PigProgress》文章 

X
新华星二维码

新华星二维码